售前咨詢熱線:400-6502-826
返回上級
返回上級
返回上級
返回上級
首頁 > 服務中心 > 咨詢服務 > OA知識 > 協同研究 > 制度落地與規范管理

協同研究

制度不能違背人性
發布時間:2013/5/10

       前面,我們是從制度“落地”的角度來看圖1-1的,有次有個學員和我交流,告訴我,他當時看到這幅圖的時候,也在思考制度的問題,但不是如何推行,而是如何制定?

       很明顯,圖中那條路正好反映的就是人性,在那條路旁邊也一定有專門為行人修好的水泥路,這就是制度,但為什么人們還是堅持踩草坪,并且,硬是把它踩成了路呢?原因在于,那條水泥路并不符合人性,而被踩出來的路才代表了人性。

       管理也是一樣,制度一定要符合人性,如果違背了人性,那么我們強制推行的力度越大,人性抵抗的力度就越大,我們遇到的阻力也會越大,而且這種阻力在很大程度上是我們無法克服的。假如原有早上900上班的制度,突然間調整到凌晨200準時打卡,會引起什么樣的風暴?我們又將通過何種手段來引導員工自覺或者自發的去遵守呢?

       只有真正符合人性,我們才能順利的將制度“落地”,才能真正達到工作的快樂與管理的高效。可是問題就出來了,現實中,細致的把握人性并沒有那么容易。

       我們幾乎每個人都很清楚績效考核制度既要公平還要有真正的激勵性,但是,問題是我們恰恰很難把握公平與激勵之間的平衡。一個簡單的比例調整,很可能帶動一大片的人性問題。而各種各樣的績效矛盾,幾乎都出現在某些細節之中。

       制度好壞的關鍵恰恰體現在細節中,制度的問題也恰恰出在各種各樣的細節之中。對于管理者而言,人性的大原則容易把握,但是制度中有關人性的細節卻不可能由少數人甚至個別人所把握。所以,單憑少數管理者,甚至個別負責人去發現這些細節,并找到更合理的方式去完善去調整,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那么,我們又該如何完善制度,讓它更符合人性呢?

       關于制度與人性的話題,格羅培斯大師的故事或許能給我們一些啟示。

       世界著名建筑大師格羅培斯設計的迪斯尼樂園,經過了3年的施工,馬上就要對外開放了。然而各景點之間的道路該怎樣設計還沒有具體的方案。施工部打電話給正在法國參加慶典的格羅培斯大師,請他趕快定稿,以便按計劃竣工和開放。 

       格羅培斯大師從事建筑研究40多年,攻克過無數建筑方面的難題,在世界各地留下了70多處精美的杰作。然而建筑中最微不足道的一點小事——路徑設計卻讓他大傷腦筋。對迪斯尼樂園各景點之間的道路安排,他已修改了50多次,沒有一次是讓他滿意的。 

       接到催促電報,他心里更加焦躁。巴黎的慶典一結束,他就讓司機駕車帶他去地中海海濱。他想清醒一下,爭取在回國前把方案定下來。

       汽車在法國南部的鄉間公路上奔馳,這里是法國著名的葡萄產區,漫山遍野到處是當地農民的葡萄園。一路上他看到人們將無數的葡萄摘下來提到路邊,向過往的車輛和行人吆喝,然而很少有人停下來。 

       當他們的車子進入一個小山谷時,發現在那里停著許多車子。原來這兒是一個無人看管的葡萄園,你只要在路邊的箱子里投入5法郎就可以摘一籃葡萄上路。

       據說這座葡萄園主是一位老太太,她因年邁無力料理而想出這個辦法。起初她還擔心這種辦法能否賣出葡萄。誰知在這綿延百里的葡萄產區,她的葡萄總是最先賣完。

       她這種給人自由選擇的做法使大師格羅培斯深受啟發。他下車摘了一籃葡萄,就讓司機調轉車頭,立即返回了巴黎。 

       回到住地,他給施工部發了一封電報:撒上草種提前開放。施工部按要求在樂園撒了草種,沒多久,小草出來了,整個樂園的空地都被綠草覆蓋。 

       在迪斯尼樂園提前開放的半年里,草地被踩出許多小道,這些踩出的小道有窄有寬,優雅自然。

       第二年,格羅培斯讓人按這些踩出的痕跡鋪設了人行道。

       1971年在倫敦國際園林建筑藝術研討會上,迪斯尼樂園的路徑設計被評為世界最佳設計。 

       當人們問他,為什么會采取這樣的方式設計迪斯尼樂園的道路時,格羅培斯說了一句話:藝術是人性化的最高體現。最人性的,就是最好的。 

       大師格羅培斯在自己最熟悉的領域里同樣遇上了“人性”的難題,他試圖給出答案,但修改了50多次依然連自己都不滿意。人性本身不是靠個人能夠把握的。

       那個老太太的無奈之舉讓大師頓悟了,并且用“人性”的方法把握了“人性”,讓“人性”自然沉淀出絕佳的路徑設計來。

       公園里的路可以由“人性”自然沉淀出來,而且這種自然沉淀出來的路才是真正人性化的路,那么,回到我們管理的話題上來,我們的制度能不能也自然沉淀出來呢?

黄色视频免费看